浙江藝考網官方公眾號

     http://img.lingimg.com/attachments/date_201809/071eb3a9141f005683132a95d4abe3d9.png

    關注浙江藝考網了解浙江藝考資訊掃一掃

浙江藝考培訓機構


     

當前位置:首 頁 >> 高考藝考資訊>> 高考藝考資訊>> 文章列表

姚晨:我是如何成功考進北京電影學院的

作者:   發布時間:2013-08-02 21:10:04   瀏覽次數:7351

 

 

 
     姚晨:我是如何成功考進北京電影學院的
        藝考論壇20131期成長路標
姚晨的人生姚晨主宰
●姚   
    1993年,14歲的我因為身材比例不錯被福建歌舞劇院看中,選拔為舞蹈演員,并公費送到北京舞蹈學院進修。
    初到學校,因為濃重的方言我常常受人欺負。每天去食堂打飯,大師傅都會故意為難我,說他們賣的是肉包,不是“漏包”。有次學校舉行文藝演出,老師讓我做主持,于是就出現了下面的報幕聲:“下面請聽女生‘額’重唱×××”。臺下立刻哄堂大笑,我對此卻感到莫名其妙,不知哪里出了問題。
    學習舞蹈之余,為了拓寬自己,我又去學習唱歌。大概是我的方言實在讓音樂老師都無法忍受,便推薦我跟一個藝術學院的臺詞老師牛娜訂正語言。
    初一見面,牛老師很快就喜歡上了風風火火大大咧咧的我。她告訴我:“孩子,我不收你的學費,但是你一定要好好學,學好了我推薦你去考我們的軍藝(解放軍藝術學院)。”這句話頓時讓我受到了莫大的鼓舞,隨后的日子只要有空閑我就往牛老師家里跑。數年之后她反復地說,姚晨是她見到學習最用功的孩子。盡管如此,我的方言訂正起來依然困難重重,牛老師為此不得不發狠,讓我跪在地上讀。長期如此的訓練,漸漸地,我的普通話變得嫻熟自如了。
    1997年春季,我順理成章地參加了藝術院校招考考試,幾家藝術院校都是一考上榜。我甚至成為各個藝術院校的爭奪對象。
    我在緊鑼密鼓按部就班復習文化課的同時,還在為另一件事情揪心。這一年,也是我作為舞蹈演員在北京舞蹈學院畢業的期限。按照規定,舞蹈學院畢業我要回福建歌舞劇院工作,他們是不會輕易放我離開的。
    就在高考報名結束的前兩天,歌舞劇院終于答應放行,前提是姚家必須支付10萬元的違約金。得到這個消息之后,爸爸便開始四處借錢,跑遍了整個福州。第二天早上是最后的交款期限,爸爸帶著一大包的鈔票神情疲憊地回來。經過清點,所有的錢湊在一起才6萬多塊。歌舞劇院此時態度依然強硬,沒有錢就沒有放行證。為此,我與這一年的高考失之交臂,不得已,我只能重新回到歌舞劇院當了一個不起眼的舞蹈演員。爸爸也在極度焦慮中一夜白頭……
    劇院的生活對于18歲的我來說完全可以用安逸來形容。靜下來的時候,我仍然覺得這不是自己最終想要的生活。遠在北京的牛娜老師也時常給我寫信,女孩子不可能跳一輩子的舞,與其在小地方沒出息地安穩下去,不如破釜沉舟來北京開拓一片屬于自己的全新空間……我下定決心再赴北京重新備戰藝考。經過兩年的緩沖,我已經有能力償還歌舞劇院的巨額違約金了。而且我決定,假若考試失利的話,我就脫離文藝這一行,跟著爸爸去做一名列車乘務員。
    1999年,20歲的我重新來到北京,開始了人生追夢之路。在參加北京電影學院的考試時,考題是全體考生共同完成一個名為《舞會》的小品,當時幾乎所有考生在聽到考題后,一齊涌上舞臺翩翩起舞,只有我在大家都上舞臺之后才疾步走向舞臺的中央,用標準的普通話念出:女士們,先生們,歡迎你們來參加這個舞會……我扮演的主持人一下子成為舞臺的中心,舞臺上所有的演員不得不在我的調度下進行排演。當時臺上臺下無不為我的聰明與機智喝彩。最后,我如愿地被北京電影學院錄取。這時沒有人會關注我剛入學時濃重的家鄉口音,沒有人會想起我的“女生‘額’重唱”,大家都在回味那精彩的主持說辭,并進行不斷地傳說演繹奉為經典。只有我自己明白,為了這一天,自己的內心經歷了幾許幽暗陰晦才到今天的大放光明……
(蓮心摘自《姚晨自述》 /周弘)






上一篇:沒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沒有了

Copyright 2009©2015    浙江藝考網 All Right Reserved.

浙ICP備18014583號-2浙公網安備 33011802001191

 



绝技求生绝技求生绝技求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