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藝考網官方公眾號

     http://img.lingimg.com/attachments/date_201809/071eb3a9141f005683132a95d4abe3d9.png

    關注浙江藝考網了解浙江藝考資訊掃一掃

浙江藝考培訓機構


     

當前位置:首 頁 >> 播音主持稿件>> 播音主持網>> 文章列表

播音主持藝考精選稿件

作者:   發布時間:2018-10-13 20:37:31   瀏覽次數:1297

 

 

.山坡上的野花

野花開放,這滿山遍野的花朵

像春天的嘴唇

朝向天空。一個少年唱著一支歌

誰能聽清那含糊的歌詞?

山坡上的野花,這小小的,碎的顏色

仿佛時光中的碎片

從春天的縫隙中流出來,這令人心碎的美

甚至美得有些偏僻

陽光下的野花,雨中的野花

在這座高山上

自生自滅,無怨無悔

誰看見了這一景象

如果他在漫游中無所安慰

如果他在痛苦中越來越輕

面對這一山坡上的野花,
誰還能沒有羞愧?

風吹過來了。風里交織著

陽光的聲音。誰不被萬物的鞭子鞭打?

那逝去的將永遠逝去

而我仍然要在大地上繼續旅行

到底誰知道野花的秘密

當它們很快就要消失

我的眼淚怎能不奪眶而出?

母愛如山

兒時,我是一只快樂的小鳥,母親是一棵樹,庇護我免受一切風雨;讀書了,我是一只放飛的風箏,母親是握著線頭的手,呵護我翱翔;工作后,母親則是一座山,讓我感到內心的安穩與踏實困了、累了、委屈了、受傷了,母親總是我第一時間想到、也是唯一能幫我的人。

大學畢業后,我在離家千里的——長沙工作,母親仍獨自居住在湘西小鎮,一個月有千余元的退休金,我一直以為她生活得很幸福快樂,根本用不著我操心。

去年春節前,母親連續打來幾個電話,問我什么時候回家,詳細到我大概幾點能抵達小鎮的汽車站。她說長沙很冷,要我注意身體。我詫異她怎么知道長沙的天氣,她說,沒事天天看長沙的天氣預報。

下火車,換汽車,抵達鎮上,汽車到站已是次日下午三點。剛走出車站,就看見了母親。天正下著小雨,母親倚著臨街店鋪的墻壁,坐在臺階上,手里拿著把舊雨傘。她看見了我,臉上堆滿了笑容,扶著墻壁慢慢地站了起來——這時我才發現她背上沾滿了泥。她用力地搓著手上尚未干透的污泥,怯怯地笑了笑說,老了,不中用了,走路都摔了一跤。看著她一身泥垢的狼狽樣,我心疼得要命,小跑著過去扶著她,說媽媽您也真是的,下雨天干嘛還來接我?摔得重不?去看醫生了沒有?母親連忙搖頭,說沒事,沒事一點都沒摔著,就是弄了一身泥!……我怕你沒有帶傘被雨淋著,又不知車什么時候到,一直沒有敢走開。

我說,媽媽,我背你去醫院看看吧。母親連忙擺手,先說真的沒摔著,又說一身的泥,怕弄臟了我的西裝,這滿大街的人,看著你這小伙子背著一個臟老太太,像什么話。我急了,說,您是我媽媽,誰說兒子背不得媽媽的!

背著母親,心里緊揪得發酸:這龍鐘的老人,就是我心中一直如山般偉岸的母親嗎?我幼年就失去了父親,母親一手將我和哥哥、姐姐撫養大。她的臂膀很堅強,也很有力,收割季節,能挑著滿擔的谷子在田一埂、山間健步如飛;我或姐姐突然病了,她可以輕松地背著往醫生家飛奔;她本是一位小學民辦教師,卻以微薄的工資,供哥哥、姐姐到中專畢業,而我,則有幸讀了大學……但現在她衰老了,不中用了,和其他老人一樣,屬于被尊敬、被憐憫的對象了。母親很輕,我第一次覺得如山的母親也能如此渺小。

去醫院的路不長,途中母親幾次堅持要自己走,我都不答應。母親是老了,渺小了,那是因為她用博大的母愛,把青春、力量都耗在了兒女身上——為了讓兒女能長大成材。如果說母親老了,那是因為我已經長大了;如果說母親渺小了,那是因為我也成了一棵樹!

雨浙浙瀝瀝的,敲在母親撐起的舊傘上沙沙地響。母親斑白的發梢隨風在我耳邊劃過。就讓我這樣背著母親吧,就像多年前,她背著我。母親可以衰老,可以渺小,但母親啊,您永遠是兒女心中的山!







上一篇:沒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沒有了

Copyright 2009©2015    浙江藝考網 All Right Reserved.

浙ICP備18014583號-2浙公網安備 33011802001191

 



绝技求生绝技求生绝技求生